2009年5月12日星期二

憶六四﹕歷史的傷口 (明報)

憶六四﹕歷史的傷口
2009-05-10



(朱耀明攝)


【明報專訊】1989年5月底至6月3日,我在北京,游走於北京大學、清華大學和天安門廣場之間,目的是了解和支援北京愛國民主運動。那時廣場的氣氛緊張,全市的營業汽車全面停止工作,路上有的只是自行車。惟因要回港主持婚禮,6月3日我便匆匆在廣場與吾爾開希會面說﹕「軍隊一定會清場,但這場運動是已成功的了。因為這場運動已點燃了全世界華人的愛國心」說完我便趕往機場,從此20年來再無踏足內地。


「解放軍開槍了」
6月3日晚上,示威人潮並沒有因被軍隊重重包圍而退縮,周圍都是人群。然而軍隊、坦克似乎蓄勢待發。婚宴時,席中人都看電視畫面和聽收音機,四方傳來「解放軍開槍了」的消息。

亞視記者謝志峰在廣場附近的公廁屋頂,鳥瞰廣場,看見火光,初以為是訊號彈,後來才知道是真子彈。六四凌晨,軍隊和坦克均出動,電視畫面出現了眾多遭槍擊的學生,大批死傷者被人背送醫院。凌晨3時,記者訪問復興醫院,查問有多少傷者,當時醫院發言人已報稱共有132名傷者,另有30多名死者是被槍擊斃的。

六四凌晨約4時,突然,天安門廣場的燈全熄,黑暗忽致,我心裏禱告說﹕「上主啊!恩賜人有眼晴,要人在黑暗中看見光明,在光明中看見黑暗,為何……?」看電視畫面漆黑一片,但聽到槍聲、炮聲和坦克的隆隆聲,究竟發生了什麼事?究竟發生了什麼事?

夜、黝黑、寂寥,8964的夜,更黝黑和恐怖。全世界的人都痛心疾首,譴責如此殘暴的行為。然而,中共政權還不以此為滿足,隨後發出通緝令,其中有21名學生領袖﹕包括有王丹、吾爾開希、劉剛、柴玲、封從德、王超華等。另外也有23名知識分子被通緝,包括方勵之夫婦、戈陽、嚴家其、胡平、蘇曉康、劉再復、萬潤萬、金觀濤等。44人中,部分逃抵香港,經香港政府協助以「難民」身分移民外國。初期,法國最為熱心,接收的人數最多,其次是美國。

據報道,被視為8964民運黑手的陳子明在當年10月10日在逃亡時於廣東湛江被捕,被判處監禁13年,於1994年與王軍濤一起獲准保外就醫。王軍濤獲准前赴美國,在紐約哥倫比亞大學攻讀博士課程,而陳子明則選擇留在大陸,由於陳子明出獄後仍積極參與「清除腐敗,建立廉政」的活動,於1995年再被監禁。1996年再次獲得保外就醫,被軟禁家中。

死難者的家屬和流亡海外的民運人士力求還「運動」一個真相、一個公道,讓世界都看到歷史傷口的癒合。矇上眼睛,就以為看不見,掩上耳朵,就以為聽不到而真理在心中,創痛在胸口,還要忍多久,還要沉默多久如果熱淚可以洗淨塵埃,如果熱血可以換來自由讓明天能記得今天的怒吼,讓世界都看到歷史的傷口

文、圖 朱耀明
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