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9月9日星期三

大陸市政府無恥, 含血噴人

當証據確鑿, 當事實擺在眼前, 但你竟然還可以扺賴
試問你和陳水扁又有何分別?
我還可以對中共存有什麼期望?
我從來都沒有上街遊行, 因為我相信大陸方面確是在進步, 但今日一見, 我十月一日將會出來遊行




回應打記者事件疆官無恥 衊指香港傳媒煽動鬧事


【本報訊】三名香港電視台記者上周五( 4日)在新疆首府烏魯木齊採訪群眾示威時遭武警狂毆及扣留。新疆新聞辦公室昨日發表事件調查報告,竟將三人說成示威總指揮,不但在場跟蹤拍攝,更煽動示威人士鬧事;又指其中兩名記者沒有效採訪證。對於疆官含血噴人的言論,現場記者大感不滿,高呼「政府無恥」。無綫及 now新聞部直斥新聞辦說法「完全是揑造事實,胡亂安插罪名」,會向中央有關部門投訴及要求進行客觀及全面的調查。記者:蔡朗清、張嘉雯、許偉賢、莫劍弦





新疆自治區新聞辦昨日選擇性通知個別香港新聞機構舉行記者會,回應早前本港記者在烏魯木齊採訪民眾示威時被毆打一事。主任侯漢敏指出,經調查發現,上周五在天山區新華北路幾千人遊行時,「發現有多人在現場進行跟蹤拍攝,並對聚集遊行人員指手劃腳,有煽動鬧事嫌疑」,她指控記者拒絕出示證件,繼續在人群中亂竄,由於屢勸無效,執勤人員遂將其中三人扣留,「在執勤過程中發生大家不願意看到的事情,對此我們深表遺憾。」侯漢敏續稱,三名香港記者中,一人持有臨時採訪證,另兩人未持有有效證件,屬違規採訪。她又說事情發生以後,「一些媒體進行了不負責任的炒作,個別人士在不了解事情真相的情況下,發表了極不負責任的言論。」在場採訪的香港記者多次要求侯漢敏對指摘提出證據,但不獲回應。





無綫新聞部昨晚發表聲明,表示對新疆新聞辦調查結果極度不滿,只是單方面的說法,不客觀及與事實不符。該台記者林子豪及攝影師劉永全均有合法採訪證,包括全國記協發出的駐京記者證及新疆新聞辦發出的臨時採訪證。林、劉兩人強調,當日採訪時現場執勤人員從無向他們查閱證件,「被武警毆打嗰陣,我哋畀記者證佢哋,佢哋冇理。」now新聞台亦發表聲明指出,該台攝影記者林振威持有駐京記者證,是合法採訪,而被武警毆打和拘捕的過程中,不斷表明其記者身份但不獲理會。對於被指控有關記者煽動鬧事嫌疑,兩台均強調「完全是揑造事實,胡亂安插罪名」,將向中央有關部門投訴及要求進行客觀及全面的調查。





記協:可恥言論掩飾事件
香港記者協會主席麥燕庭表示,三名記者均持有合法採訪證,新疆新聞辦竟公然說他們沒有採訪證及煽動鬧事,言論可恥,以圖掩飾當日阻止記者報道當局以催淚彈驅散和平示威的事實。港府必須跟進事件,以保障本港記者在新疆正常採訪。國際記者聯會(中國及香港)代表胡麗雲稱,不相信記者沒有效採訪證及鬼祟採訪,要求當局公開有關調查報告。新聞行政人員協會對新疆當局未能提供具體證據澄清事實,深表遺憾;沒有證據指控有關記者涉嫌煽動群眾鬧事及跟蹤偷拍等,對記者不公平。民主黨主席何俊仁對疆官言論表示震驚,是「屈」記者,「事後被投訴就話當時見記者煽動遊行,記者邊有能力煽動。」公民起動何秀蘭要求港府以更強硬態度促請中央徹查事件。港區人大代表何鍾泰認為毆打記者事件已損害中央國際形象,內地當局必須改善問題。香港特區政府發表聲明稱,會致函內地有關部門反映香港新聞界的意見。特區政府與中央有關機構已建立緊密聯繫,協助香港記者在新疆進行正常和合法採訪。無綫電視及 now新聞台三名記者及攝影記者上周五下午 3時在烏市採訪群眾示威期間,被大批武警狂毆,三人被棍打及拳打腳踢,有武警甚至一度舉槍指嚇記者。三人被拘留長達三小時後才獲釋。





----





港記怒吼:我們都有記者證



【本報訊】「我們都有記者證,你不要說謊!」新疆新聞辦主任侯漢敏在記者會指控香港記者在人群中「煽動鬧事」、沒有記者證,卻拿不出證據,現場記者情緒激動,高呼「政府無恥」。有記者指「煽動鬧事」是嚴重指控,必須有真憑實據,又不滿當局選擇性通知傳媒機構,所有涉事機構均不獲知會出席。

未有交代調查過程
無綫電視記者林子豪、攝影記者劉永全及 now新聞台攝影記者林振威,上周五在新疆首府烏魯木齊採訪時被毆,新聞辦昨日舉行記者會交代調查結果,卻沒有通知涉事的無綫電視、 now新聞台,以及其後一度被拘留的商台、港台記者。侯漢敏在記者會指香港記者「煽動鬧事」,現場記者即時追問,「打人是對的嗎?打香港記者是對的嗎?」侯表示,不能聽片面之詞,又說只要依法服從,就不會出現不想見到的事。有記者問是否有證據指記者沒有記者證,若有可即時播放出來,否則即是說謊,侯只低頭表示「這是我們的調查結果。」離開現場時,無綫電視記者蘇敬恒上前追問,「我們的記者給你們打,你們開這個記者會怎麼不通知我們?這是甚麼意思?」侯回應,「關心這件事情的人告訴我們了,所以我們就通知關心這件事件的記者們。」記者續指,「我們也很關心呀!」接着問是否沒有記者證就要被打,侯馬上離開。記者追問新聞辦的調查有何證據,要求出示事發時公安部門拍攝的片段,侯充耳不聞,一直前走,有記者大叫「政府無恥!」,有人大叫「我當天在現場看到他們有出示記者證!」現場情況混亂,有酒店職員抱着記者不放。有現場記者事後表示,「佢哋啲工作人員話我哋根本唔應該問打人啱唔啱,話咁樣係唔尊重人,唔尊重自己嘅專業操守。」有記者批評,當地新聞辦迴避問題,未有交代事件的調查過程,只重複調查結果,「話我哋跟蹤拍攝,如果真係咁,有證據就攞出嚟!」新聞辦將巿民上街的責任推在記者身上,有記者回應稱:「講到好似係我哋煽動啲人上街咁,如果咁容易叫到啲人上街,我就唔使日日咁頭痕,腳趾冇古仔出啦!」他直言過往在內地採訪經常被阻撓,輕則拘留大半天,重則被叉頸、反屈雙手,但用棍及腳踢少見,「話我哋非法採訪經常發生,但絕少用煽動鬧事呢啲字眼,呢個係好嚴重嘅指控。」

1 則留言:

  1. 今早看都市日報見到這新聞,也覺得有點驚訝-3-

    沒料過會有這樣的回應呢。

    也許是因為快六十周年而堅決拒絕負上惡名嗎-3-?
    不過如果是的話也實在......笨啊- -

    就算香港記者真的如以上所言,他們不拿證據也是自爆的行為- -

    哈,不亂猜了-3-
    不過我真想知到底是誰會想出這種傻事-.-
    不論誰是誰非,無sense是肯定的了= =

    回覆刪除